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書評序跋 >

《讀你》:優雅的詩集--(《讀你》序)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4-11-13    作者:涂懷章

南國春早,大地芳菲。我在溫暖的南海之濱,從春節到情人節,從龍馬起跑的蹄音響起到元宵大紅燈籠亮起,品讀李志斌、葉子的情詩合集,一直處在審美的興奮中。20多年前,志斌教授和我在同一所大學任教,彼此友情深厚。一別數載,忽然見到他和他愛人葉子的創作成果,雖只是領略詩意,卻有他鄉遇故知、舉酒話當年之感。

這是一部富有特色的詩集。作者以獨特的意境、精美的語言記錄了他倆從相識相知到共浴愛河的心路歷程,附錄了字字放電的手機短信集萃,充溢著酸甜苦辣的人生感悟,真可謂愛情佳話,絕妙好書。全書以讀你為題,實為“情人互讀”。一個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才子,一個風姿綽約、能歌善舞的才女,自一見鐘情到伉儷情深,其間有多少可供中青年乃至老年人吸取的精神營養啊!他們的藝術視角、詩意觸點、美學品味,無不令人贊賞。所以,當作者熱情地邀我作序時,我欣喜地回答:樂意“讀你倆”——做友誼的有益的學習,果真讀得激情沸騰,如飲醇醪,如臨仙境。

魯迅先生說,文學,根情。情詩更是情之奇葩、愛之妙果。本書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情的熾熱多彩,神秘深邃;愛的曲折復雜,優雅珍貴。看得出來,愛情和寫詩已成為他們生命的重要組成部分,工作、生活、相聚、別離、所見、所聞、所思、所感,無不與愛和詩意交融,隨時縈回于胸。魂牽夢繞,相思刻骨;海誓山盟,琴瑟和鳴;相濡以沫,相敬如賓……怎一個“情”字了得!

首先是真情。發乎天性,目的專一實、誠、純。“讀過唐詩宋詞再來讀你 /你比唐詩宋詞更美麗”你的纖纖素手 / 可以織出我一生的悲喜“你的幽幽明眸 / 可以照亮我一生的履歷”。志斌的愛,起于美的吸引,不帶世俗功利。“讀”是感知的起點,“情”是心理的積極反應。真情的發生,是他感受、理解、領悟的結果,更是意志的燃燒,是他對葉子從外到內優秀氣質的整體傾慕,是他對幸福向往的自信與確證。如同春風在春雨中轟鳴,真情激起真情,葉子回應道:“愛情的金箭射中了我的胸膛 / 驅走了落寞趕走了憂傷”“它已經占據了我 / 高傲而脆弱的整個心房”。從仰視“燦若宙斯的面龐”到緊貼“寬闊的胸膛”,從“憐你淡淡的愁緒 / 戀你微微的輕狂 / 慕你所慕的雋永 / 追你所追的夢想”,直至由衷地呼喚:“太陽啊,我的太陽”。愛情是雙向情感的需要與奉獻,是互感身心美妙的完整契合。然而,真不等于誠。“真”可能是一時涌起的浪花,有“誠”才有經久的濤聲。當事業和生存的需要使之不得不別離一段,他們深感“須臾不能分離”。面臨時空的轉換,驟至的悲歡離合,風景大起大落。除了寢食不安、風云變色、草木含悲的思念,也有過猜疑、惶惑、憂傷甚至閃現絕望的痛苦,但每一秒的相思都在建筑堅守的峭壁,每一滴淚水都成為化雪的春雨。頻頻飛鴻,互訴衷腸,持恒地自律自修,溫馨交流執著地追求對方,目標始終如一。他們用血的沸騰、愛的旋律和美的節奏叩響歲月,自覺清醒地經受嚴峻的考驗于是贏得了恒久火熱的愛情,證實雙方獻出的都是真情。最為撼人魂魄、催人淚下的詩作,皆出自那個時段。

同時是深情。世上沒有測量愛情的標尺,深度卻為眾人所知。跟以前比,歷時愈久愛情愈濃;別離時,倍感痛苦和思念;抵制趨時附眾,固守已有的唯一;一貫嚴于責己,隨時寬容另一半。“認識你的那個日子越來越遠 / 眷戀你的這顆心靈愈來愈近每當我牽不到你的手 / 一連串日子便成為剪不斷的牽掛 / 我對你的愛情究竟有多么深厚 / 這個問題只有讓山讓海來回答志斌坦言,葉子是他生命活動乃至夢囈的唯一主題,陶醉于“詩人、情人、瘋子”的境界,愿“和她擁抱成一尊永恒的銅像”或者“一堆無悔的碎片”。男子漢的誓言如大海磅礴注入生死承諾,其情之深,天地動容。葉子的愛同樣守候在靈魂高處,堅貞地發射誠摯的光芒:“我是玫瑰 / 把嬌美艷麗呈予我的愛人 / 留給他人以棘刺 /我是臘梅 / 把清香典雅呈予我的愛人 / 留給他人以冰涼 / 我是陽花 / 把熱切追隨的目光呈予我的愛人 / 留給他人孤傲的背影”。明哲的聰慧帶來愛的顫栗:“那些思念此生一直在疊加 / 那些依戀此生一直在飽滿”,“我要像那執拗的愚公 / 讓泰山為愛通路 / 我要做那救世的摩西 / 讓紅海為愛開道”,“我心愛的深愛的摯愛的癡愛的人”,“為了得到你的愛護 / 我連生命都肯付出”。美的領地被愛的偉力不斷拓寬:“我的剛強因你而柔腸百結 / 我的冷傲因你而悱惻萬千 /我的霸道因你而嬌憨嫵媚 / 我的嫉妒因你而寬容平和”。于是,“傾心相予 福禍同心 / 猶如兩個集合 / 緩緩交融 層層迭進 / 以致我們都成了彼此的子集 / 血肉相連 / 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追隨你 / 一生不變。兩情愈深,洞察力愈敏銳,動力因素愈活躍。相愛的速度、強度、復雜度和方向性,包括起伏性、節奏性和忽明忽暗性,詩中都有生動的描繪。因為愛,他們熱烈主動地相互觀察、探尋、交流、奉獻,從外貌到內心,從風度到素質,從身體到靈魂,從以往的全部生活經驗,包括理想、記憶、見解、選擇,經過細膩的了解、反復思索和長久體驗,從而將情感引向豐富浩瀚而又持久專一的深度。

更妙是詩情。“落在心弦上的彩蝶”和“飛在激流上的夜鶯”,是他們彼此心上的主要意象。同時運用了多種象征、比喻:叢林綠葉,荒野火光,沙漠清泉,霧中太陽,夜空月華,草地婚床,陽光地帶,飄蕩的小船,啼血的荊棘鳥,大海和長堤,紅月與星,甚至古樹夕陽,前世藏身山林的白狐和古廟夜讀的書生,以愛包圍的對弈,緣定三生……豐富得舉不勝舉。象征,著意于開發“象征物”寓含的意義;比喻,側重在探求事物之間的異同。當情深似海而又波濤洶涌,即以飛騰的想象改變原有事物的特征,突破常規的事理邏輯,詩意便誕生了。不僅注重意境的創造,而且努力錘字煉句。以新穎獨特的構思統帥清新凝煉的語言,生動地烘托出奇妙的意境。正如志斌在詩論中所主張的,用豐富的意象說話,追求外形美和內蘊美的統一,展現跳躍性、非常性、唯美性的特征。兩人的作品都實踐了上述要求,從而創造了以愛情為主題的“自我之歌和理想之歌”。從中我們至少讀出三種形態:本身美的形式存在,因視覺、聽覺、味覺、觸覺等引起興奮心理的感知存在,飽含崇高美好激情的審美想象存在。以第一、二種存在為基礎,通過藝術想象而升華為第三種存在,即詩情。

天下幸福的情侶很多,多層次地活躍著多種愛情。但能將真情、深情升華為詩情并成文本的畢竟很少,而雙雙寫出優質詩歌且數量如此豐富的更是稀罕。經查閱資料,中國從古至今,似乎尚未出版過夫妻/伉儷情詩合集。就題材專一和夫妻聯袂而言,這是第一部。本書的付梓無疑是空前的新嘗試,意義重大。詩集所有的作品,均來自現實生活,是有感而發的產物,絕非無病呻吟。武漢《幸福》雜志2006年第8期和第12期(上半月號),曾分別開辟他倆的情詩專版,選載過《讓我挽起你的手》《愛的幻想》《相思,在黑夜里……》《春夜無眠》《思》《仲夏夜之夢》等多篇佳作,深受廣大讀者尤其是青年的喜愛。此次結集,有兩人酬和的許多珍品,如《讀你》與《如此愛你》,《煙霧中的女人》與《煙》,《月下吟》與《月》,《回望》與《距離》,《瘋子?詩人?情人》與《玫瑰?臘梅?向陽花》,《我想整存整取那幾縷夏夜的涼風》與《夏夜那幾縷涼風》,《你為我拔去一根白發》與《桂子之手》等,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思想情感的對應性,多是特定時刻激情勁爆的火花。像志斌的《三十六朵玫瑰》和《說不盡的美麗》是專為葉子的36歲和40歲生日而作,葉子的《你必須向我道歉》是發現愛侶抽屜里尚有未給她的詩稿后即興吟成。兩人的詩都很陽光,很激越,有氣魄,有風骨。浪漫活潑里融有纏綿繾綣,清新優美中透出睿智幽默。即使寫到“憂傷”和“嗔怪”,亦給人柔情愛撫的甜蜜。也有各自的個性,當志斌展現粗獷豪放、情緒沸騰之時,葉子的溫柔嫵媚、敏銳細膩正好與之互補。當葉子顯出矜持自尊、不讓須眉的一面,志斌的執著追求、包容溫存更使春意盎然。如此的絕配絕唱,常常留給讀者無盡的想象空間。這樣的愛情和詩,都需要特殊的素養、品味和功底才能形成。

志斌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學者,對中西文學素有研究。記得他剛入大學任教時,就在全校青年教師講課競賽中獲得大獎,后來任中文系主任,和我在同一學科招收研究生。他不僅正直豪爽,而且才思敏捷,演說和著述能力出眾,我是充分了解的。這樣的教授、文學博士,撰寫學術文章自然技巧嫻熟,但能夠創作如此豐富的詩作還是令我驚奇,因為理論研究和創作實踐畢竟是兩種本事。更令人驚異的是葉子。聽說她的日常工作是歌唱演出,其業余詩作同樣透出深厚的學養和文學功底。不僅有對《荊棘鳥》《圣女貞德》《幸福的黃手帕》等外國作品內容的引用,也讓人腦海里時時浮出中國古代書畫中描繪的李清照的身影。她的學歷和經歷我不知道,但可以斷定,她有相當寬闊的知識面,一定是博覽群書的人。如她的《俯身吻你 但不驚醒你》《阿彬別……》《必須》《算了》《門鈴 要自己按響》以及隨筆《訪梅》等篇,不僅足以跟志斌的情思文采媲美,而且極顯女性心理的細膩和表達真情的技巧。當然,他倆之所以思如泉涌,佳作頻出,除了素養和功底外,更因為擁有穿過夜霧走進陽光的歷程,一直處在熱戀熾愛之中,是在用生命和靈魂寫作,給讀者提供的自然是積極有益的生活經驗與人生原理。我原想從中挑一些“珍珠”作“驗質”評介,卻發現滿眼都是神奇的璀璨,整體的優質讓人難以選擇。為了不延緩讀者進入更高藝術享受的時間,還是早點結束序言,讓大家直接閱讀吧!

愛情是人性光輝的最生動閃耀,詩意以理想之光更增其強度。李志斌教授和葉子女士用愛情孕育了健美的“詩歌孩子”,果然是人見人愛的寧馨兒。由此我們有理由說,中國愛情詩的天空,耀眼的星座在不斷增多,本書的誕生標志著一對新星的閃亮升起。記得惠特曼說過:只有優雅的讀者存在,才有優雅的詩產生的可能。志斌和葉子在愛情中“互為優雅的讀者”,創造了優雅的詩集《讀你》,并愿無私地獻給社會,令人感動。他們的愛情和詩歌,在金色年華展現輝煌,散發出成熟的芳香,值得歡呼。我愿與廣大讀者一道為他們祝福,希望他倆永葆幸福和美麗,繼續創作出更多的優雅詩歌!

2014219日于深圳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azszcx.icu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讀你》:優雅的詩集--(《讀你》序)

2014-11-13 00-00-00

南國春早,大地芳菲。我在溫暖的南海之濱,從春節到情人節,從龍馬起跑的蹄音響起到元宵大紅燈籠亮起,品讀李志斌、葉子的情詩合集,一直處在審美的興奮中。20多年前,志斌教授和我在同一所大學任教,彼此友情深厚。一別數載,忽然見到他和他愛人葉子的創作成果,雖只是領略詩意,卻有他鄉遇故知、舉酒話當年之感。

這是一部富有特色的詩集。作者以獨特的意境、精美的語言記錄了他倆從相識相知到共浴愛河的心路歷程,附錄了字字放電的手機短信集萃,充溢著酸甜苦辣的人生感悟,真可謂愛情佳話,絕妙好書。全書以讀你為題,實為“情人互讀”。一個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才子,一個風姿綽約、能歌善舞的才女,自一見鐘情到伉儷情深,其間有多少可供中青年乃至老年人吸取的精神營養啊!他們的藝術視角、詩意觸點、美學品味,無不令人贊賞。所以,當作者熱情地邀我作序時,我欣喜地回答:樂意“讀你倆”——做友誼的有益的學習,果真讀得激情沸騰,如飲醇醪,如臨仙境。

魯迅先生說,文學,根情。情詩更是情之奇葩、愛之妙果。本書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情的熾熱多彩,神秘深邃;愛的曲折復雜,優雅珍貴。看得出來,愛情和寫詩已成為他們生命的重要組成部分,工作、生活、相聚、別離、所見、所聞、所思、所感,無不與愛和詩意交融,隨時縈回于胸。魂牽夢繞,相思刻骨;海誓山盟,琴瑟和鳴;相濡以沫,相敬如賓……怎一個“情”字了得!

首先是真情。發乎天性,目的專一實、誠、純。“讀過唐詩宋詞再來讀你 /你比唐詩宋詞更美麗”你的纖纖素手 / 可以織出我一生的悲喜“你的幽幽明眸 / 可以照亮我一生的履歷”。志斌的愛,起于美的吸引,不帶世俗功利。“讀”是感知的起點,“情”是心理的積極反應。真情的發生,是他感受、理解、領悟的結果,更是意志的燃燒,是他對葉子從外到內優秀氣質的整體傾慕,是他對幸福向往的自信與確證。如同春風在春雨中轟鳴,真情激起真情,葉子回應道:“愛情的金箭射中了我的胸膛 / 驅走了落寞趕走了憂傷”“它已經占據了我 / 高傲而脆弱的整個心房”。從仰視“燦若宙斯的面龐”到緊貼“寬闊的胸膛”,從“憐你淡淡的愁緒 / 戀你微微的輕狂 / 慕你所慕的雋永 / 追你所追的夢想”,直至由衷地呼喚:“太陽啊,我的太陽”。愛情是雙向情感的需要與奉獻,是互感身心美妙的完整契合。然而,真不等于誠。“真”可能是一時涌起的浪花,有“誠”才有經久的濤聲。當事業和生存的需要使之不得不別離一段,他們深感“須臾不能分離”。面臨時空的轉換,驟至的悲歡離合,風景大起大落。除了寢食不安、風云變色、草木含悲的思念,也有過猜疑、惶惑、憂傷甚至閃現絕望的痛苦,但每一秒的相思都在建筑堅守的峭壁,每一滴淚水都成為化雪的春雨。頻頻飛鴻,互訴衷腸,持恒地自律自修,溫馨交流執著地追求對方,目標始終如一。他們用血的沸騰、愛的旋律和美的節奏叩響歲月,自覺清醒地經受嚴峻的考驗于是贏得了恒久火熱的愛情,證實雙方獻出的都是真情。最為撼人魂魄、催人淚下的詩作,皆出自那個時段。

同時是深情。世上沒有測量愛情的標尺,深度卻為眾人所知。跟以前比,歷時愈久愛情愈濃;別離時,倍感痛苦和思念;抵制趨時附眾,固守已有的唯一;一貫嚴于責己,隨時寬容另一半。“認識你的那個日子越來越遠 / 眷戀你的這顆心靈愈來愈近每當我牽不到你的手 / 一連串日子便成為剪不斷的牽掛 / 我對你的愛情究竟有多么深厚 / 這個問題只有讓山讓海來回答志斌坦言,葉子是他生命活動乃至夢囈的唯一主題,陶醉于“詩人、情人、瘋子”的境界,愿“和她擁抱成一尊永恒的銅像”或者“一堆無悔的碎片”。男子漢的誓言如大海磅礴注入生死承諾,其情之深,天地動容。葉子的愛同樣守候在靈魂高處,堅貞地發射誠摯的光芒:“我是玫瑰 / 把嬌美艷麗呈予我的愛人 / 留給他人以棘刺 /我是臘梅 / 把清香典雅呈予我的愛人 / 留給他人以冰涼 / 我是陽花 / 把熱切追隨的目光呈予我的愛人 / 留給他人孤傲的背影”。明哲的聰慧帶來愛的顫栗:“那些思念此生一直在疊加 / 那些依戀此生一直在飽滿”,“我要像那執拗的愚公 / 讓泰山為愛通路 / 我要做那救世的摩西 / 讓紅海為愛開道”,“我心愛的深愛的摯愛的癡愛的人”,“為了得到你的愛護 / 我連生命都肯付出”。美的領地被愛的偉力不斷拓寬:“我的剛強因你而柔腸百結 / 我的冷傲因你而悱惻萬千 /我的霸道因你而嬌憨嫵媚 / 我的嫉妒因你而寬容平和”。于是,“傾心相予 福禍同心 / 猶如兩個集合 / 緩緩交融 層層迭進 / 以致我們都成了彼此的子集 / 血肉相連 / 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追隨你 / 一生不變。兩情愈深,洞察力愈敏銳,動力因素愈活躍。相愛的速度、強度、復雜度和方向性,包括起伏性、節奏性和忽明忽暗性,詩中都有生動的描繪。因為愛,他們熱烈主動地相互觀察、探尋、交流、奉獻,從外貌到內心,從風度到素質,從身體到靈魂,從以往的全部生活經驗,包括理想、記憶、見解、選擇,經過細膩的了解、反復思索和長久體驗,從而將情感引向豐富浩瀚而又持久專一的深度。

更妙是詩情。“落在心弦上的彩蝶”和“飛在激流上的夜鶯”,是他們彼此心上的主要意象。同時運用了多種象征、比喻:叢林綠葉,荒野火光,沙漠清泉,霧中太陽,夜空月華,草地婚床,陽光地帶,飄蕩的小船,啼血的荊棘鳥,大海和長堤,紅月與星,甚至古樹夕陽,前世藏身山林的白狐和古廟夜讀的書生,以愛包圍的對弈,緣定三生……豐富得舉不勝舉。象征,著意于開發“象征物”寓含的意義;比喻,側重在探求事物之間的異同。當情深似海而又波濤洶涌,即以飛騰的想象改變原有事物的特征,突破常規的事理邏輯,詩意便誕生了。不僅注重意境的創造,而且努力錘字煉句。以新穎獨特的構思統帥清新凝煉的語言,生動地烘托出奇妙的意境。正如志斌在詩論中所主張的,用豐富的意象說話,追求外形美和內蘊美的統一,展現跳躍性、非常性、唯美性的特征。兩人的作品都實踐了上述要求,從而創造了以愛情為主題的“自我之歌和理想之歌”。從中我們至少讀出三種形態:本身美的形式存在,因視覺、聽覺、味覺、觸覺等引起興奮心理的感知存在,飽含崇高美好激情的審美想象存在。以第一、二種存在為基礎,通過藝術想象而升華為第三種存在,即詩情。

天下幸福的情侶很多,多層次地活躍著多種愛情。但能將真情、深情升華為詩情并成文本的畢竟很少,而雙雙寫出優質詩歌且數量如此豐富的更是稀罕。經查閱資料,中國從古至今,似乎尚未出版過夫妻/伉儷情詩合集。就題材專一和夫妻聯袂而言,這是第一部。本書的付梓無疑是空前的新嘗試,意義重大。詩集所有的作品,均來自現實生活,是有感而發的產物,絕非無病呻吟。武漢《幸福》雜志2006年第8期和第12期(上半月號),曾分別開辟他倆的情詩專版,選載過《讓我挽起你的手》《愛的幻想》《相思,在黑夜里……》《春夜無眠》《思》《仲夏夜之夢》等多篇佳作,深受廣大讀者尤其是青年的喜愛。此次結集,有兩人酬和的許多珍品,如《讀你》與《如此愛你》,《煙霧中的女人》與《煙》,《月下吟》與《月》,《回望》與《距離》,《瘋子?詩人?情人》與《玫瑰?臘梅?向陽花》,《我想整存整取那幾縷夏夜的涼風》與《夏夜那幾縷涼風》,《你為我拔去一根白發》與《桂子之手》等,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思想情感的對應性,多是特定時刻激情勁爆的火花。像志斌的《三十六朵玫瑰》和《說不盡的美麗》是專為葉子的36歲和40歲生日而作,葉子的《你必須向我道歉》是發現愛侶抽屜里尚有未給她的詩稿后即興吟成。兩人的詩都很陽光,很激越,有氣魄,有風骨。浪漫活潑里融有纏綿繾綣,清新優美中透出睿智幽默。即使寫到“憂傷”和“嗔怪”,亦給人柔情愛撫的甜蜜。也有各自的個性,當志斌展現粗獷豪放、情緒沸騰之時,葉子的溫柔嫵媚、敏銳細膩正好與之互補。當葉子顯出矜持自尊、不讓須眉的一面,志斌的執著追求、包容溫存更使春意盎然。如此的絕配絕唱,常常留給讀者無盡的想象空間。這樣的愛情和詩,都需要特殊的素養、品味和功底才能形成。

志斌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學者,對中西文學素有研究。記得他剛入大學任教時,就在全校青年教師講課競賽中獲得大獎,后來任中文系主任,和我在同一學科招收研究生。他不僅正直豪爽,而且才思敏捷,演說和著述能力出眾,我是充分了解的。這樣的教授、文學博士,撰寫學術文章自然技巧嫻熟,但能夠創作如此豐富的詩作還是令我驚奇,因為理論研究和創作實踐畢竟是兩種本事。更令人驚異的是葉子。聽說她的日常工作是歌唱演出,其業余詩作同樣透出深厚的學養和文學功底。不僅有對《荊棘鳥》《圣女貞德》《幸福的黃手帕》等外國作品內容的引用,也讓人腦海里時時浮出中國古代書畫中描繪的李清照的身影。她的學歷和經歷我不知道,但可以斷定,她有相當寬闊的知識面,一定是博覽群書的人。如她的《俯身吻你 但不驚醒你》《阿彬別……》《必須》《算了》《門鈴 要自己按響》以及隨筆《訪梅》等篇,不僅足以跟志斌的情思文采媲美,而且極顯女性心理的細膩和表達真情的技巧。當然,他倆之所以思如泉涌,佳作頻出,除了素養和功底外,更因為擁有穿過夜霧走進陽光的歷程,一直處在熱戀熾愛之中,是在用生命和靈魂寫作,給讀者提供的自然是積極有益的生活經驗與人生原理。我原想從中挑一些“珍珠”作“驗質”評介,卻發現滿眼都是神奇的璀璨,整體的優質讓人難以選擇。為了不延緩讀者進入更高藝術享受的時間,還是早點結束序言,讓大家直接閱讀吧!

愛情是人性光輝的最生動閃耀,詩意以理想之光更增其強度。李志斌教授和葉子女士用愛情孕育了健美的“詩歌孩子”,果然是人見人愛的寧馨兒。由此我們有理由說,中國愛情詩的天空,耀眼的星座在不斷增多,本書的誕生標志著一對新星的閃亮升起。記得惠特曼說過:只有優雅的讀者存在,才有優雅的詩產生的可能。志斌和葉子在愛情中“互為優雅的讀者”,創造了優雅的詩集《讀你》,并愿無私地獻給社會,令人感動。他們的愛情和詩歌,在金色年華展現輝煌,散發出成熟的芳香,值得歡呼。我愿與廣大讀者一道為他們祝福,希望他倆永葆幸福和美麗,繼續創作出更多的優雅詩歌!

2014219日于深圳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上海愉游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