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茶館 > 新書看臺 >

《小鎮來信》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06-26    作者:楊章池

 

  《小鎮來信》

  楊章池

  長江文藝出版社

  2018年3月第一版

  定價:48元

  

 

情到深處總是詩

——讀楊章池詩集《小鎮來信》

  李志來

  楊章池的詩歌,清新淡雅,富于哲理,讓人讀后頗有余味。翻開《小鎮來信》,你會發現這本裝幀小巧精致,內容卻不失厚重大氣的詩集有很多篇什都是值得品讀的。

  短小精悍是詩歌的特色之一。“一個戴老式眼鏡的人那么樸素,但不卑微/一個戴老式眼鏡的人那么努力,但一直隱忍/一生辛苦,適度貧寒/不埋怨,不折騰,不放棄。/充滿敬意,我在尋找這些/安靜的,戴老式眼鏡的人/我要為自己找回一個父親”。翻開第一輯《光斑》我首先被這一段段優美而具有哲理的詩句《尋找戴老式眼鏡的人》所打動。即使你不懂詩歌,單憑這詩的文字,回環往復的這種階梯式晉升的韻律感,很容易讓人投入到詩歌的這種美當中。

   “樓梯連著樓梯,一個盤旋/接著下一個盤旋/像停不下的鐘擺/有時候老師帶隊,有時自作主張/白球鞋追敢黑布鞋/書包擂撞屁股/清脆童音,夾雜鴨公嗓/“像一群混亂的群眾演員”! 讀到這首《圖書館舊樓》心里邊感覺是非常舒坦的。作者以回歸自然的心情寫下這些文字,這份恬靜、淡定,更加來之不易。讓讀者在這樣的場景中沉靜和感懷。在這類詩歌里,作者將真摯的情感和淡淡的筆墨融合,讓兩者相得益彰,并在循序漸進的描寫中牽引著讀者的目光,牽住讀者的思緒。而這類詩最大的亮點就是詩中的每一句、每一節仿佛都在告訴讀者這不是“詩歌”而是我們每天最真實的生活。

  鄉情鄉愁是詩歌的特色之二。大凡優秀的詩人,都有自己的地域背景,都離不開自己的鄉土。楊章池的詩之所以富有深刻的思想內涵,在于他有一個自己熟悉并傾注深厚情感的創作土壤,源源不斷地提供詩歌創作素材,獲取詩歌創作靈感,激發昂揚的詩歌創作激情,使他的詩作自覺不自覺地打上鄂西地域的深深烙印。在《種樹》中“柴刀揮舞,清晨從河灘白楊林中/掰下的這捆樹枝,被姥爺一根根/削尖:枝上芽點點,沾著新鮮露水。/“記牢,樹枝削好就是樹苗!”/他吐出唾沫搓散,然后左手握巔,右手握根,將一根樹苗送進潮濕的大地深處。/抓地了!”太陽上來前姥爺要插完東頭這排。/我在青石門檻上做的夢,都是沁涼。等到樹成蔭,/蛐蛐在合唱,姥爺須發皆白,用各種聲調喊我小名。”儼然一幅鄉村田野,同時又自然而然地贊美了農人的辛勤勞作和愉悅的心情。又預示著和對美好的向往,給人以朝氣和力量。同樣把詩歌的視角和觸覺融入故鄉氣血的內在脈搏,既是與自我心靈的對話,又是與故鄉這片熱土對話交流。

  立意深遠是詩歌的特色之三。豐富的人生閱歷和廣博的知識積累讓楊章池的詩歌具有了很深的文化底蘊。如果說,前面的兩個方面是就作者詩歌表現內容而言,那么從表現形式上來看,我們不得不佩服楊章池對生活細致入微的觀察。這一點在他的詩歌中表現最為突出的。“月亮注視人間/人間如此寂靜/突然闖來的桂花香說/川主宮最后一場戲,都唱完了/夜,空空蕩蕩/我從未失去過什么。吳剛/砍完樹就走了/我住在芳香的月亮里”。這首詩看似描寫《巨月之夜》的都是平常語句,在循序漸進的描寫中牽引著讀者的目光,牽住讀者的思緒,從而更耐人尋味。

       詩歌本身也是一種語言藝術,語言的表達方式有多種,藝術的展現形式也是各有千秋。每一個詩人都有自己的敘事語言和詩歌風格,所以才有“百花齊放”的說法。楊章池的詩歌之所以能打動人,感染人,我想,除了他深厚的文字功底外,還與他的性情與人品息息相關。記憶猶新的是在湖北省第六屆中青年文藝評論高研班結業式上他插科打諢的說了句,“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湖大” 迎來了大家一陣陣掌聲。現實生活中的他時尚、幽默、真誠、耐心。正因為他超然灑脫的詩歌風格,平易樸實、至善至美的詩歌取向,以及貼近生活的詩歌語言,使得他的詩作受眾甚廣。
最后談一點存在的不足。這就是一些詩歌缺少早先的精致與細膩,顯得有些粗糙,在語言的運用上尚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受素材的制約,也有些應時應景之作,在質量上顯得掉隊,但這并不影響作者在業余文學創作道路上的探索和練達。相信在接下來的積累中,他會一步步地走向圓滿,創作出更多新人耳目的好詩。


 
(作者為湖北省第六屆中青年文藝評論家高研班學員,現居廣州)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azszcx.icu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小鎮來信》

2019-06-26 16-30-29

 

  《小鎮來信》

  楊章池

  長江文藝出版社

  2018年3月第一版

  定價:48元

  

 

情到深處總是詩

——讀楊章池詩集《小鎮來信》

  李志來

  楊章池的詩歌,清新淡雅,富于哲理,讓人讀后頗有余味。翻開《小鎮來信》,你會發現這本裝幀小巧精致,內容卻不失厚重大氣的詩集有很多篇什都是值得品讀的。

  短小精悍是詩歌的特色之一。“一個戴老式眼鏡的人那么樸素,但不卑微/一個戴老式眼鏡的人那么努力,但一直隱忍/一生辛苦,適度貧寒/不埋怨,不折騰,不放棄。/充滿敬意,我在尋找這些/安靜的,戴老式眼鏡的人/我要為自己找回一個父親”。翻開第一輯《光斑》我首先被這一段段優美而具有哲理的詩句《尋找戴老式眼鏡的人》所打動。即使你不懂詩歌,單憑這詩的文字,回環往復的這種階梯式晉升的韻律感,很容易讓人投入到詩歌的這種美當中。

   “樓梯連著樓梯,一個盤旋/接著下一個盤旋/像停不下的鐘擺/有時候老師帶隊,有時自作主張/白球鞋追敢黑布鞋/書包擂撞屁股/清脆童音,夾雜鴨公嗓/“像一群混亂的群眾演員”! 讀到這首《圖書館舊樓》心里邊感覺是非常舒坦的。作者以回歸自然的心情寫下這些文字,這份恬靜、淡定,更加來之不易。讓讀者在這樣的場景中沉靜和感懷。在這類詩歌里,作者將真摯的情感和淡淡的筆墨融合,讓兩者相得益彰,并在循序漸進的描寫中牽引著讀者的目光,牽住讀者的思緒。而這類詩最大的亮點就是詩中的每一句、每一節仿佛都在告訴讀者這不是“詩歌”而是我們每天最真實的生活。

  鄉情鄉愁是詩歌的特色之二。大凡優秀的詩人,都有自己的地域背景,都離不開自己的鄉土。楊章池的詩之所以富有深刻的思想內涵,在于他有一個自己熟悉并傾注深厚情感的創作土壤,源源不斷地提供詩歌創作素材,獲取詩歌創作靈感,激發昂揚的詩歌創作激情,使他的詩作自覺不自覺地打上鄂西地域的深深烙印。在《種樹》中“柴刀揮舞,清晨從河灘白楊林中/掰下的這捆樹枝,被姥爺一根根/削尖:枝上芽點點,沾著新鮮露水。/“記牢,樹枝削好就是樹苗!”/他吐出唾沫搓散,然后左手握巔,右手握根,將一根樹苗送進潮濕的大地深處。/抓地了!”太陽上來前姥爺要插完東頭這排。/我在青石門檻上做的夢,都是沁涼。等到樹成蔭,/蛐蛐在合唱,姥爺須發皆白,用各種聲調喊我小名。”儼然一幅鄉村田野,同時又自然而然地贊美了農人的辛勤勞作和愉悅的心情。又預示著和對美好的向往,給人以朝氣和力量。同樣把詩歌的視角和觸覺融入故鄉氣血的內在脈搏,既是與自我心靈的對話,又是與故鄉這片熱土對話交流。

  立意深遠是詩歌的特色之三。豐富的人生閱歷和廣博的知識積累讓楊章池的詩歌具有了很深的文化底蘊。如果說,前面的兩個方面是就作者詩歌表現內容而言,那么從表現形式上來看,我們不得不佩服楊章池對生活細致入微的觀察。這一點在他的詩歌中表現最為突出的。“月亮注視人間/人間如此寂靜/突然闖來的桂花香說/川主宮最后一場戲,都唱完了/夜,空空蕩蕩/我從未失去過什么。吳剛/砍完樹就走了/我住在芳香的月亮里”。這首詩看似描寫《巨月之夜》的都是平常語句,在循序漸進的描寫中牽引著讀者的目光,牽住讀者的思緒,從而更耐人尋味。

       詩歌本身也是一種語言藝術,語言的表達方式有多種,藝術的展現形式也是各有千秋。每一個詩人都有自己的敘事語言和詩歌風格,所以才有“百花齊放”的說法。楊章池的詩歌之所以能打動人,感染人,我想,除了他深厚的文字功底外,還與他的性情與人品息息相關。記憶猶新的是在湖北省第六屆中青年文藝評論高研班結業式上他插科打諢的說了句,“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湖大” 迎來了大家一陣陣掌聲。現實生活中的他時尚、幽默、真誠、耐心。正因為他超然灑脫的詩歌風格,平易樸實、至善至美的詩歌取向,以及貼近生活的詩歌語言,使得他的詩作受眾甚廣。
最后談一點存在的不足。這就是一些詩歌缺少早先的精致與細膩,顯得有些粗糙,在語言的運用上尚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受素材的制約,也有些應時應景之作,在質量上顯得掉隊,但這并不影響作者在業余文學創作道路上的探索和練達。相信在接下來的積累中,他會一步步地走向圓滿,創作出更多新人耳目的好詩。


 
(作者為湖北省第六屆中青年文藝評論家高研班學員,現居廣州)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上海愉游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