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其他原創 >

中秋詩會賞明月 花鄉茶谷遇名師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09-23    作者:達 度

  清早啟程又要去大別山了。

  為參加這次在花鄉茶谷舉辦的中秋詩會,我推掉了別的活動,引得朋友埋怨道:你怎么一老去大別山呀,該不是迷上什么了吧?嘿,算他說對了。對于大別山革命老區,我還真是情有獨鐘,今天這是第三次去了。上兩次一處是大別山中部鄂豫段黃麻起義中心區域,一處是大別山東北鄂皖邊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舊址,這次可是大別山余脈紅界山。那朋友還說,最近獲茅獎的作品有徐懷中的《牽風記》,就是抒寫劉鄧大軍千里躍進大別山的,那叫什么情結來著?哦,大別山情結,或者是紅色革命情結。一般說來,大別山與井岡山、太行山一樣著稱于世,它們與中國革命的輝煌戰績一同載入了史冊。只要你一進入,就會油然而生敬意。要知道,這一次紅界山之旅,庶幾可以讓我領略到巍峨大別山的全貌了。

  在這個美妙的中秋佳節,我十分感謝黃陂花鄉茶谷景區和朋友谷未黃先生盛情相邀。景區安排有車在武昌洪山廣場接站,一同受邀的還有來自京、陜、豫、川、鄂等省市上百位著名作家、詩人、評論家、藝術家、網絡大咖和各類新聞媒體。當我走出地鐵,腦里正在琢磨此去紅界山還是洪界山抑或紅崗山的時候,有位精神矍鑠的老者從我后面一下插到前邊去了。看他衣著樸素,頭發花白,行色匆匆的樣子,我覺得似乎認得。雖然頭臉有了變化,但其模樣身材我還依稀辨認得出。再看他目標跟我差不離,也是奔那輛大巴車而去。我立刻就能確認他是誰了。因為我已知道,這次眾多受邀者中,他是排在嘉賓首位的。況且我有預感:若是有緣,我今兒最早遇見的就會是他。還真靈驗啊!于是我趕緊上前去打招呼,果然是劉富道主席。他是馳騁文壇的一員鄂軍主將,好多年前我就聽過他講課呢。

  那是1988年,我在鄉下報名參加了魯迅文學院高研班的函數學習。這年10月,魯迅文學院在漢口花橋武漢市委黨校舉辦了一次面授,我還記得主持人叫毛憲文。按照統一安排,10日上午是《芳草》主編楊書案講《純文學刊物的出路》,11日上午是劉富道老師講《從生活到小說》,12日上午是曾卓老師講詩歌,下午都是姜天民老師作輔導。我那時主攻小說,所以對劉富道老師講的《從生活到小說》特別感興趣,不僅記下了詳細筆記,還對劉老師有了較深的印象。

  后來知道,劉富道老師當時是以《眼鏡》、《南湖月》連續兩次摘取了全國短篇小說獎,他為那次面授準備了很多干貨,使學員們深受啟發。我記得他是從三個方面講的:小說創作的意念是怎么產生的?構思是怎么形成的?形式是怎么創造的?他那是經驗之談,現身說法啊,他舉了自己創作的《市井逸聞》、《酒與杯》、《一式二份的法律證書》、《稀客》、《候鳥》等作品的創作過程,也講了馬克•吐溫的《百萬英鎊》和《鼻腔里的釘子——談懸念》等其它文章,來告訴我們那一批學員:①不是完全想好了再寫;②要抓住一個懸念不放;③掌握情節發展的大體趨勢;④隱隱約約有個終點;⑤心中藏著一個妙處(趣)。最后他告誡我們:生活給了我們許多啟示,那就要求我們去尋求新的形式……等等。

  以后我也陸陸續續聽過一些作家講座,總會自覺不自覺拿劉老師告訴我們的方法來比對,好像是一種先入為主吧。由此可見劉老師那次面授的影響。如今一晃三十多年過去了,我也成了一名作家,今天能在這花鄉茶谷月亮詩會上與劉老師重逢,感到由衷地高興。

  再說曾卓老前輩,也是那次面授的老師之一,可惜我那時對詩歌理解不深,重視不夠,所以筆記簡略。這次來謁見曾卓詩歌館,也算是一次遲到的補課吧。曾卓老先生早在1970年就寫出了《懸崖邊的樹》,那是一幅“受盡折磨而又壯心不減的中國知識分子”的形象寫照,發表于1979年《詩刊》之后,廣為傳誦。稍后1983年,他以《老水手的歌》獲得全國第二屆詩集獎,一舉奠定了他在中國詩壇上耀眼的位置。今天我們坐在曾卓詩歌館,來聆聽這位詩壇老前輩的教誨:“老水手坐在巖石上/敞開衣襟,/像敞開他的心面向大海……/老水手在歌聲中/懷念他真正的故鄉……”而今,這位“老水手”用他的詩篇鑄成了一座豐碑,矗立在這風景秀麗的花鄉茶谷,表明他真正回到了故鄉。

  就在曾卓詩歌館里,我遇到了正值耄耋之年的著名老詩人管用和,他是很早就出名的詩壇常青樹。我最先讀到他的作品是童話詩《小鯉魚找珍珠》,那是文革之后新時期童話敘事詩中一顆璀璨的珍珠。詩人以小鯉魚的紅尾巴來歷作為故事開端,通過小溪中的鯉魚、小竄子在鲇魚爺爺的鼓勵下,游出小溪來到大湖尋找珍珠的故事,告訴小朋友們“知識的寶庫很深很深,浮游貪玩的人永遠進不去;只有不畏艱難深入鉆研的人,才能了解其中的奧秘”。這首詩歌構思別致,極具童真意味,想象豐富,生活氣息濃厚,寓情于景,寓教于樂,不愧為新時期兒童敘事詩中的典范佳作。

  后來我還讀到了他在1984年發表于《音樂創作》的歌曲《水鄉謠》,寫的是江漢平原“魚米之鄉”的特色,湖水浩蕩,水天相接,一眼望不到邊。他僅用兩段歌詞,就生動地描繪了水鄉人民的勞動生活情景,歌頌了社會主義新農村“五業興旺、五谷豐登、愛情豐收”的喜悅。不管是閱讀還是歌唱,都能給人以美的愉悅與享受:

  “金燦燦的大堤,綠茵茵的柳,清粼粼的湖水像美酒。魚兒灘頭跳,荷花笑點頭,云霞鋪彩槳開路,撒下大網網春秋。哎!魚兒豐收,歌兒也豐收。

  紅殷殷的菱角,白生生的藕,黃亮亮的稻穗像金鉤。家家編蘆席,船兒采香蓮,水鄉小伙真憨厚,水鄉姑娘多溫柔。哎!五業豐收,愛情也豐收。”

  再后來讀到管用和老師的歌詞就多了。我們有個老朋友,湖北省音協副主席佟文西從1986年開始主編《長虹》詞刊,常寄給我們看,那上面就有管老師與人合作的許多歌曲。

  最近一次看到管老師,是兩個月前在羅田大別山天堂寨景區,管老師詩興大發,揮毫潑墨。今兒中秋之夜月亮詩會再度相遇,又看到了他送給景區的四個龍飛鳳舞的大字“花鄉茶谷”,讓我們又飽了一次眼福。他還即興朗誦了一首詩歌《月亮出來亮汪汪》,說是模仿的云南民歌《小河淌水》:

  月亮出來亮汪汪,亮汪汪,

  詩人在花鄉寫詩章。

  詩人像月亮天上走,

  寫詩一行又一行;

  詩歌猶如百花放,

  啊!詩人,

  山下小河淌水水也香。

  月亮出來照滿坡,照滿坡,

  詩人在茶谷寫詩歌。

  詩人像月亮天上走,

  寫的詩歌多又多。

  詩歌猶如春雨落,

  啊!詩人,

  山下小河淌水波連波。

  ……

  你看,一輪金黃的圓月已經冉冉升起,來自四面八方的文朋詩友早布布、任茂華、劉蔚、王春華、白帆、羅秋紅、水淺、墨藝、水云江南紛紛走上舞臺,即興朗誦:《月從花鄉茶谷升起》、《月亮中的那個花鄉茶谷》、《花鄉茶谷的緣》、《今晚月亮穿上了唐裝》、《處暑過后》、《中秋寄》……好一派爭奇斗艷啊,一下就把這中秋之月開放得格外絢麗多彩……

  一向很少作詩的我,也按捺不住心頭涌起的激情,上臺朗誦了一首《今夜,我不想說》:

  今夜,我不想說千里共嬋娟,

  也不想說秦時明月漢宮秋。

  我想說的是月光如流水,

  人生何其短啊!

  誰也打不破這人生的百年魔咒,

  誰也逃不離這塵世的生來死往。

  人生就是一張單程票,

  時光隧道一去不復返。

  哪像這一輪金黃的圓月啊,

  它可以見證千般美好,

  它可以洞察萬象陰霾。

  一切都會遠去,

  包括萬事萬物,

  包括你我的詩與遠方。

  但愿這永恒的明月啊,

  能將你我的希望保藏。

  中國是詩的國度,也是茶的國度。一年一度花鄉茶谷的月亮詩會,既是對詩歌精神的一種延續,同時也突顯了吟詩與品茗的中國特色。

  轉天上午是自由游覽花鄉茶谷。花鄉茶谷位于黃陂紅崗山,又名紅界山、古名洪界山,取云夢澤洪水到此為界之意,跨武漢市黃陂區、黃岡市紅安縣兩個行政區劃,一山兩市,被木蘭湖、云水湖兩湖相擁,湖光山色相映。山上古木成林,泉多奇石多,四季山花爛漫,恍若世外桃源。紅崗山屬于大別山余脈,走進花鄉茶谷,也就踏上了紅色之旅,這里是中國工農革命軍第七軍誕生地。秋收起義打出了一個紅一方面軍,黃麻起義打出了一個紅四方面軍。第七軍是紅四方面軍的“老底子”之一,我軍著名戰將王樹聲、陳再道、許世友等都曾在紅崗山一帶浴血奮戰……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李先念、陳少敏、徐海東等老一輩革命家及劉鄧大軍一縱都曾在這里進行過長期的革命斗爭,為中國革命的勝利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當我和幾位文友在花山茶谷一邊瀏覽美麗的風景,一邊緬懷革命先輩們浴血奮戰的英雄事跡時,可巧的是與著名文學評論家、武漢大學博導樊星老師相遇了。我與樊老師的交往是從拙作《貧困時代》開始的。三年前,《湖北日報》在顯著位置刊登了樊星老師寫的《2015:湖北長篇小說一瞥》,其中寫到了我:達度的《貧困時代》,講述了江漢平原上應氏父子在貧困年代里的命運沉浮:父親處世的奴性與在家的暴戾,最終被誣告、整死的悲劇,與兒子在家庭暴力中倔強成長、發奮自強,通過讀書、抗爭走向新的生活的坎坷經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書中關于江漢平原風俗民情、民歌土語的描繪,也為全書增添了濃郁的地域文化氣息。他們的故事令人想起路遙的名篇《平凡的世界》。我與樊星老師素未謀面,他這樣推介我,讓我感動莫名。

  真正讓我感動不已的,是在湖北省文聯、省作協聯合舉辦的“達度長篇小說《貧困時代》研討會”上,我與樊星老師不期而遇。樊老師在研討會上熱情洋溢地講了“原生態的還原貧困時代的生命體驗”,對拙作《貧困時代》給予了較高評價,這使我一直心存感念。

  人逢喜事精神爽,亦如“他鄉遇故知”。能在這亦詩亦畫的花鄉茶谷、美倫美奐的世外桃源得遇名師,不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么?這次花鄉茶谷之行,除了賞月詩會、徜徉美景而外,我還有幸遇見了三位文學名師,這是出乎意外的一大收獲。從劉富道、管用和、樊星他們平易近人、誨人不倦、獎掖后學來看,似乎見到了整個湖北文壇的大家風范。“先生之風,山高水長”,這是永遠值得我們學習的。

  這次花鄉茶谷月亮詩會,獨具特色影響大,詩人興會更無前。正如花鄉茶谷景區董事長、詩人張雋所說:我們今天相聚在花鄉茶谷,是將秋思寄托于這片神奇而美妙的土地。這是怎樣的一幅景象啊!頭頂是一輪金黃的圓月,臺上是慷慨而歌的詩人,臺下是眾多文友的狂歡,月夜里流淌著蜜樣醉人的芳香,思緒中升騰起詩與遠方的崇高!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azszcx.icu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中秋詩會賞明月 花鄉茶谷遇名師

2019-09-23 09-02-12

  清早啟程又要去大別山了。

  為參加這次在花鄉茶谷舉辦的中秋詩會,我推掉了別的活動,引得朋友埋怨道:你怎么一老去大別山呀,該不是迷上什么了吧?嘿,算他說對了。對于大別山革命老區,我還真是情有獨鐘,今天這是第三次去了。上兩次一處是大別山中部鄂豫段黃麻起義中心區域,一處是大別山東北鄂皖邊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舊址,這次可是大別山余脈紅界山。那朋友還說,最近獲茅獎的作品有徐懷中的《牽風記》,就是抒寫劉鄧大軍千里躍進大別山的,那叫什么情結來著?哦,大別山情結,或者是紅色革命情結。一般說來,大別山與井岡山、太行山一樣著稱于世,它們與中國革命的輝煌戰績一同載入了史冊。只要你一進入,就會油然而生敬意。要知道,這一次紅界山之旅,庶幾可以讓我領略到巍峨大別山的全貌了。

  在這個美妙的中秋佳節,我十分感謝黃陂花鄉茶谷景區和朋友谷未黃先生盛情相邀。景區安排有車在武昌洪山廣場接站,一同受邀的還有來自京、陜、豫、川、鄂等省市上百位著名作家、詩人、評論家、藝術家、網絡大咖和各類新聞媒體。當我走出地鐵,腦里正在琢磨此去紅界山還是洪界山抑或紅崗山的時候,有位精神矍鑠的老者從我后面一下插到前邊去了。看他衣著樸素,頭發花白,行色匆匆的樣子,我覺得似乎認得。雖然頭臉有了變化,但其模樣身材我還依稀辨認得出。再看他目標跟我差不離,也是奔那輛大巴車而去。我立刻就能確認他是誰了。因為我已知道,這次眾多受邀者中,他是排在嘉賓首位的。況且我有預感:若是有緣,我今兒最早遇見的就會是他。還真靈驗啊!于是我趕緊上前去打招呼,果然是劉富道主席。他是馳騁文壇的一員鄂軍主將,好多年前我就聽過他講課呢。

  那是1988年,我在鄉下報名參加了魯迅文學院高研班的函數學習。這年10月,魯迅文學院在漢口花橋武漢市委黨校舉辦了一次面授,我還記得主持人叫毛憲文。按照統一安排,10日上午是《芳草》主編楊書案講《純文學刊物的出路》,11日上午是劉富道老師講《從生活到小說》,12日上午是曾卓老師講詩歌,下午都是姜天民老師作輔導。我那時主攻小說,所以對劉富道老師講的《從生活到小說》特別感興趣,不僅記下了詳細筆記,還對劉老師有了較深的印象。

  后來知道,劉富道老師當時是以《眼鏡》、《南湖月》連續兩次摘取了全國短篇小說獎,他為那次面授準備了很多干貨,使學員們深受啟發。我記得他是從三個方面講的:小說創作的意念是怎么產生的?構思是怎么形成的?形式是怎么創造的?他那是經驗之談,現身說法啊,他舉了自己創作的《市井逸聞》、《酒與杯》、《一式二份的法律證書》、《稀客》、《候鳥》等作品的創作過程,也講了馬克•吐溫的《百萬英鎊》和《鼻腔里的釘子——談懸念》等其它文章,來告訴我們那一批學員:①不是完全想好了再寫;②要抓住一個懸念不放;③掌握情節發展的大體趨勢;④隱隱約約有個終點;⑤心中藏著一個妙處(趣)。最后他告誡我們:生活給了我們許多啟示,那就要求我們去尋求新的形式……等等。

  以后我也陸陸續續聽過一些作家講座,總會自覺不自覺拿劉老師告訴我們的方法來比對,好像是一種先入為主吧。由此可見劉老師那次面授的影響。如今一晃三十多年過去了,我也成了一名作家,今天能在這花鄉茶谷月亮詩會上與劉老師重逢,感到由衷地高興。

  再說曾卓老前輩,也是那次面授的老師之一,可惜我那時對詩歌理解不深,重視不夠,所以筆記簡略。這次來謁見曾卓詩歌館,也算是一次遲到的補課吧。曾卓老先生早在1970年就寫出了《懸崖邊的樹》,那是一幅“受盡折磨而又壯心不減的中國知識分子”的形象寫照,發表于1979年《詩刊》之后,廣為傳誦。稍后1983年,他以《老水手的歌》獲得全國第二屆詩集獎,一舉奠定了他在中國詩壇上耀眼的位置。今天我們坐在曾卓詩歌館,來聆聽這位詩壇老前輩的教誨:“老水手坐在巖石上/敞開衣襟,/像敞開他的心面向大海……/老水手在歌聲中/懷念他真正的故鄉……”而今,這位“老水手”用他的詩篇鑄成了一座豐碑,矗立在這風景秀麗的花鄉茶谷,表明他真正回到了故鄉。

  就在曾卓詩歌館里,我遇到了正值耄耋之年的著名老詩人管用和,他是很早就出名的詩壇常青樹。我最先讀到他的作品是童話詩《小鯉魚找珍珠》,那是文革之后新時期童話敘事詩中一顆璀璨的珍珠。詩人以小鯉魚的紅尾巴來歷作為故事開端,通過小溪中的鯉魚、小竄子在鲇魚爺爺的鼓勵下,游出小溪來到大湖尋找珍珠的故事,告訴小朋友們“知識的寶庫很深很深,浮游貪玩的人永遠進不去;只有不畏艱難深入鉆研的人,才能了解其中的奧秘”。這首詩歌構思別致,極具童真意味,想象豐富,生活氣息濃厚,寓情于景,寓教于樂,不愧為新時期兒童敘事詩中的典范佳作。

  后來我還讀到了他在1984年發表于《音樂創作》的歌曲《水鄉謠》,寫的是江漢平原“魚米之鄉”的特色,湖水浩蕩,水天相接,一眼望不到邊。他僅用兩段歌詞,就生動地描繪了水鄉人民的勞動生活情景,歌頌了社會主義新農村“五業興旺、五谷豐登、愛情豐收”的喜悅。不管是閱讀還是歌唱,都能給人以美的愉悅與享受:

  “金燦燦的大堤,綠茵茵的柳,清粼粼的湖水像美酒。魚兒灘頭跳,荷花笑點頭,云霞鋪彩槳開路,撒下大網網春秋。哎!魚兒豐收,歌兒也豐收。

  紅殷殷的菱角,白生生的藕,黃亮亮的稻穗像金鉤。家家編蘆席,船兒采香蓮,水鄉小伙真憨厚,水鄉姑娘多溫柔。哎!五業豐收,愛情也豐收。”

  再后來讀到管用和老師的歌詞就多了。我們有個老朋友,湖北省音協副主席佟文西從1986年開始主編《長虹》詞刊,常寄給我們看,那上面就有管老師與人合作的許多歌曲。

  最近一次看到管老師,是兩個月前在羅田大別山天堂寨景區,管老師詩興大發,揮毫潑墨。今兒中秋之夜月亮詩會再度相遇,又看到了他送給景區的四個龍飛鳳舞的大字“花鄉茶谷”,讓我們又飽了一次眼福。他還即興朗誦了一首詩歌《月亮出來亮汪汪》,說是模仿的云南民歌《小河淌水》:

  月亮出來亮汪汪,亮汪汪,

  詩人在花鄉寫詩章。

  詩人像月亮天上走,

  寫詩一行又一行;

  詩歌猶如百花放,

  啊!詩人,

  山下小河淌水水也香。

  月亮出來照滿坡,照滿坡,

  詩人在茶谷寫詩歌。

  詩人像月亮天上走,

  寫的詩歌多又多。

  詩歌猶如春雨落,

  啊!詩人,

  山下小河淌水波連波。

  ……

  你看,一輪金黃的圓月已經冉冉升起,來自四面八方的文朋詩友早布布、任茂華、劉蔚、王春華、白帆、羅秋紅、水淺、墨藝、水云江南紛紛走上舞臺,即興朗誦:《月從花鄉茶谷升起》、《月亮中的那個花鄉茶谷》、《花鄉茶谷的緣》、《今晚月亮穿上了唐裝》、《處暑過后》、《中秋寄》……好一派爭奇斗艷啊,一下就把這中秋之月開放得格外絢麗多彩……

  一向很少作詩的我,也按捺不住心頭涌起的激情,上臺朗誦了一首《今夜,我不想說》:

  今夜,我不想說千里共嬋娟,

  也不想說秦時明月漢宮秋。

  我想說的是月光如流水,

  人生何其短啊!

  誰也打不破這人生的百年魔咒,

  誰也逃不離這塵世的生來死往。

  人生就是一張單程票,

  時光隧道一去不復返。

  哪像這一輪金黃的圓月啊,

  它可以見證千般美好,

  它可以洞察萬象陰霾。

  一切都會遠去,

  包括萬事萬物,

  包括你我的詩與遠方。

  但愿這永恒的明月啊,

  能將你我的希望保藏。

  中國是詩的國度,也是茶的國度。一年一度花鄉茶谷的月亮詩會,既是對詩歌精神的一種延續,同時也突顯了吟詩與品茗的中國特色。

  轉天上午是自由游覽花鄉茶谷。花鄉茶谷位于黃陂紅崗山,又名紅界山、古名洪界山,取云夢澤洪水到此為界之意,跨武漢市黃陂區、黃岡市紅安縣兩個行政區劃,一山兩市,被木蘭湖、云水湖兩湖相擁,湖光山色相映。山上古木成林,泉多奇石多,四季山花爛漫,恍若世外桃源。紅崗山屬于大別山余脈,走進花鄉茶谷,也就踏上了紅色之旅,這里是中國工農革命軍第七軍誕生地。秋收起義打出了一個紅一方面軍,黃麻起義打出了一個紅四方面軍。第七軍是紅四方面軍的“老底子”之一,我軍著名戰將王樹聲、陳再道、許世友等都曾在紅崗山一帶浴血奮戰……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李先念、陳少敏、徐海東等老一輩革命家及劉鄧大軍一縱都曾在這里進行過長期的革命斗爭,為中國革命的勝利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當我和幾位文友在花山茶谷一邊瀏覽美麗的風景,一邊緬懷革命先輩們浴血奮戰的英雄事跡時,可巧的是與著名文學評論家、武漢大學博導樊星老師相遇了。我與樊老師的交往是從拙作《貧困時代》開始的。三年前,《湖北日報》在顯著位置刊登了樊星老師寫的《2015:湖北長篇小說一瞥》,其中寫到了我:達度的《貧困時代》,講述了江漢平原上應氏父子在貧困年代里的命運沉浮:父親處世的奴性與在家的暴戾,最終被誣告、整死的悲劇,與兒子在家庭暴力中倔強成長、發奮自強,通過讀書、抗爭走向新的生活的坎坷經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書中關于江漢平原風俗民情、民歌土語的描繪,也為全書增添了濃郁的地域文化氣息。他們的故事令人想起路遙的名篇《平凡的世界》。我與樊星老師素未謀面,他這樣推介我,讓我感動莫名。

  真正讓我感動不已的,是在湖北省文聯、省作協聯合舉辦的“達度長篇小說《貧困時代》研討會”上,我與樊星老師不期而遇。樊老師在研討會上熱情洋溢地講了“原生態的還原貧困時代的生命體驗”,對拙作《貧困時代》給予了較高評價,這使我一直心存感念。

  人逢喜事精神爽,亦如“他鄉遇故知”。能在這亦詩亦畫的花鄉茶谷、美倫美奐的世外桃源得遇名師,不也是人生一大快事么?這次花鄉茶谷之行,除了賞月詩會、徜徉美景而外,我還有幸遇見了三位文學名師,這是出乎意外的一大收獲。從劉富道、管用和、樊星他們平易近人、誨人不倦、獎掖后學來看,似乎見到了整個湖北文壇的大家風范。“先生之風,山高水長”,這是永遠值得我們學習的。

  這次花鄉茶谷月亮詩會,獨具特色影響大,詩人興會更無前。正如花鄉茶谷景區董事長、詩人張雋所說:我們今天相聚在花鄉茶谷,是將秋思寄托于這片神奇而美妙的土地。這是怎樣的一幅景象啊!頭頂是一輪金黃的圓月,臺上是慷慨而歌的詩人,臺下是眾多文友的狂歡,月夜里流淌著蜜樣醉人的芳香,思緒中升騰起詩與遠方的崇高!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上海愉游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