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原創散文 >

挖 泥 鰍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10-14    作者:夷陵老彭

  我的家鄉是鄂西山區向江漢平原的過渡地帶,丘陵地區。滿畈滿灣是水田,盛產水稻,金黃的稻谷滋養著家鄉的人們,也氤氳著家鄉的山水。

  泥鰍是稻田的饋贈。小時候最開心的是在稻田里挖泥鰍。那滑溜溜,涎達達,稻土般顏色的泥鰍,讓我的童年有了情趣。享受著挖泥鰍的過程,分享著挖泥鰍的成果,至今難于釋懷。

  每當農歷七月,稻禾彎下腰,低著頭,稻谷快要成熟時,稻田就不養水了,因為水稻快成熟了,為收割方便,起一條大溝,水就往低處流了,在低洼處,在淤泥巴里面,一定藏有泥鰍和鱔魚。當收割完谷,打完場,谷歸倉,閑下來時,挖泥鰍就成了農村孩子們一件開心的事情。

  最值得挖泥鰍的地方,是在稻田上坎邊的田角處,養了一些水,泥鰍就順著水鉆到濕潤的泥土里。有的秧田是榜田,不耐干旱,成了板結的田,這田里就沒有泥鰍,泥鰍早已隨水流遛走了。有的整個秧田處于低洼處,常年積水,泥土深厚,成為亂泥湖,肯定有泥鰍,但不適宜去挖,太傷勞力,得不償失。

  穿一條短褲,打一身赤搏,帶一把小鋤,端一個瓷盆,這是挖泥鰍的常見裝束。挖泥鰍時,泥巴軟的地方直接用手挖,泥巴硬的地方用小挖鋤挖,不管是手挖,還是鋤挖,都是小心翼翼,生怕稍不注意,泥鰍隨泥巴遺漏了。突然就有那么一條,出現在陽光下,噼里啪啦在泥里翻攪,一曲一張濺起的泥水就飛在臉上、身上。我們趕緊去捧、去捉,一次、二次,它最終落到了瓷盆里。有時候泥鰍很安靜,翻泥的過程未影響它睡覺,我們連泥帶泥鰍捧起,然后將泥鰍置于盆內。運氣好的時候,還會挖出一條大鱔魚,抵好幾條泥鰍呢!捉鱔魚是要掐的,中指一勾,食指和無名指一頂,就像一把老虎鉗,鱔魚就乖乖投降了。有時還會挖出一條脊背像刀一樣的泥鰍,叫刀鰍。刀鰍的刀背會刺手,我們會放棄它。若干年后,我在城市菜市場上發現有刀鰍賣,原來刀鰍也可以吃啊。不僅刀鰍可以吃,它還是一個特有的品種,名叫中華棘鰍。現在刀鰍已經不見了。

  挖泥鰍的感覺真好,既使“秋老虎”肆虐,但站在涼爽的泥水里感到愜意。稻田里的泥巴黃中泛黑,有一股騷泥巴味,我們習慣了這種氣味。翻動泥巴的聲音也好聽,有泥巴撕裂的聲音,還有水流嘩嘩的伴奏。不一會兒,我們就在美妙的鄉音中挖了半盆子泥鰍。

  收獲了半盆子泥鰍,我們早已成了泥人,除了兩只眼睛眨巴眨巴外,已分不清人形了。我們就脫個精光,這樣會惹上螞蟥,螞蟥是拉不掉的,用手一拍,螞蟥也怕痛呢,放棄了繼續吸血滾掉了。挖完泥鰍后我們就會在小堰塘里泅水,洗去泥巴,但身上也曬得黝黑黝黑了。

  如果說秋季的泥鰍靠挖,那春夏季挖泥鰍就是夾(音ga)火魚和下毫子了。  

夾火魚,只有我們家鄉才有的撈魚方法,夾火魚,實際上是打著火把撈魚。  

夏夜,青蛙鼓噪,螢蟲點點,秧苗青油,秧水盈盈。各種在水田里的蜉蝣,在秧苗里的飛蟲,都是晝伏夜出型。泥鰍、鱔魚也不例外,它們從泥土里鉆出來,匍匐在泥土表面,捕食一些水中的浮游生物,以及落入水中的飛蛾等。泥鰍、鱔魚在水中,本來也有一種偽裝色,但在我們夾火魚人的眼中,在清亮的秧水田里,泥鰍、鱔魚就顯得真切了。  

晚上,我們用堆漚曬干的葵花桿子做火把(葵花桿子耐燒),斜跨一只癟簍(扁狀魚簍),用糞筐、蝦撮子作為撈魚工具。看見泥鰍,眼睛一亮,就急不可待地下田去撈。一晚上,可以撈上半癟簍。這種辦法很原始,一是要下田,必須打濕腳。二是用糞筐、蝦撮子撮,不一定成功,剛一入水,狡猾的泥鰍就遛走了。后來有一種方法,人只需站在田埂上,就可以把泥鰍、鱔魚提起來,就是用一根竹桿,綁上縫被子的長鋼針,鋼針要10口,排成一排或者兩排,與竹桿垂直固定在前端,這樣就形成一個鋒利的針刺了。看準了泥鰍,猛的扎下去,迅速提起來,直接往癟簍里放。經過針刺的泥鰍鱔魚,最終也養不活。我一直認為,這種辦法不文明,甚至很殘酷,失去了夾火魚的真正意義。  

夾火魚,最怕蛇。田埂上也是蛇經常出沒的地方,蛇也在撲食青蛙呢。我們有時遇到一條水蛇,有時遇到一條刀背蛇,有時遇到一條土狗子蛇,看來它們都很友好,從不被傷害過。都是出來打夜食的嘛,互不傷害,用一根棍子,先打草,蛇就讓路了(成語叫打草驚蛇),蛇更怕人呢。我們防范的主要是土狗子蛇,學名腹蛇,劇毒,咬上了會有生命危險。水蛇、刀背蛇(烏梢蛇)是無毒蛇,也不會咬人。  

下毫子,就文明多了。實際上是用誘餌,把泥鰍鱔魚用籠子關起來。毫子就是牢籠。毫子是竹篾編制的,圓桶型,頂端圓口小,底部屁股大。織篾時,先從底部織起,織一個漏斗狀的入口,漏斗尾朝里,尾末篾片削尖,泥鰍、鱔魚易進不易出。有“鱔魚進毫子---只進不出”之說。泥鰍、鱔魚也是肉食性的,主要吃腐殖質、蚯蚓、蝦等。我們挖來蚯蚓、撈來河蝦、把螺螄肉挑出來作為誘餌,置于毫子內。下毫子時,毫子下端斜插入泥巴里,毫子頂端露出水面,圓口用稻草塞住,這樣既便于識別,又不至于泥鰍鱔魚跑掉。傍晚,我們挑一擔毫子,鄉間田埂上,顫顫悠悠,哼著小曲,走一走,停一停,把一只只毫子按照一定范圍下在秧田里,就萬事大吉了。第二天晨曦,開始收毫子。毫子一提,倒過來,稻草一拔,泥鰍、鱔魚就進了癟簍里。當然也有毫子沒有泥鰍鱔魚的,竹籃打水一場空了。后來,我經常琢磨為什么家鄉叫下毫子下泥鰍呢?下,就是下套,也有守株待兔之意。  

挖泥鰍、夾火魚、下毫子,原來都是多么準確的家鄉語言啊,伴隨著濃濃的泥土氣息!  

那個年代,從稻田里弄出來的泥鰍、鱔魚都是自食的。特別是來了客人,母親總要做一碗葷菜,以示好客。秋天,就挖泥鰍。春天,就下毫子。夏天,就夾火魚。那時沒有在市場上買魚一說,要吃,稻田里有呢,似乎稻田里的泥鰍、鱔魚作為副產品就是為我們準備著,挖不盡,吃不竭。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嘛!  

家鄉泥鰍、鱔魚的吃法也很具有悠長的鄉土味。泥鰍臘肉燉砵(火鍋)是常見的做法,用鹽菜、嫩南瓜絲做輔菜,加生姜、大蒜、紫蘇做佐料。老臘肉爆炒熬油,施以佐料提香,鹽菜進味,后加水,水至咆咆開時,下泥鰍,下嫩南瓜絲,鮮爽極了。這是千百年來傳承下來的泥鰍臘肉燉砵,百吃不厭。鱔魚片爆仔姜,加青椒絲、紅椒絲,伴隨著一股熱氣升騰,加上特有的鱔腥和沖鼻的辛辣,一上桌,就空碗了。  

這些吃法,現在城里也成網紅菜了。我每每看到餐館里泥鰍、鱔魚做成的精美菜肴,聞到香噴噴的鄉土味道,就想到了家鄉,想到了挖泥鰍,想到了母親。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azszcx.icu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挖 泥 鰍

2019-10-14 00-00-00

  我的家鄉是鄂西山區向江漢平原的過渡地帶,丘陵地區。滿畈滿灣是水田,盛產水稻,金黃的稻谷滋養著家鄉的人們,也氤氳著家鄉的山水。

  泥鰍是稻田的饋贈。小時候最開心的是在稻田里挖泥鰍。那滑溜溜,涎達達,稻土般顏色的泥鰍,讓我的童年有了情趣。享受著挖泥鰍的過程,分享著挖泥鰍的成果,至今難于釋懷。

  每當農歷七月,稻禾彎下腰,低著頭,稻谷快要成熟時,稻田就不養水了,因為水稻快成熟了,為收割方便,起一條大溝,水就往低處流了,在低洼處,在淤泥巴里面,一定藏有泥鰍和鱔魚。當收割完谷,打完場,谷歸倉,閑下來時,挖泥鰍就成了農村孩子們一件開心的事情。

  最值得挖泥鰍的地方,是在稻田上坎邊的田角處,養了一些水,泥鰍就順著水鉆到濕潤的泥土里。有的秧田是榜田,不耐干旱,成了板結的田,這田里就沒有泥鰍,泥鰍早已隨水流遛走了。有的整個秧田處于低洼處,常年積水,泥土深厚,成為亂泥湖,肯定有泥鰍,但不適宜去挖,太傷勞力,得不償失。

  穿一條短褲,打一身赤搏,帶一把小鋤,端一個瓷盆,這是挖泥鰍的常見裝束。挖泥鰍時,泥巴軟的地方直接用手挖,泥巴硬的地方用小挖鋤挖,不管是手挖,還是鋤挖,都是小心翼翼,生怕稍不注意,泥鰍隨泥巴遺漏了。突然就有那么一條,出現在陽光下,噼里啪啦在泥里翻攪,一曲一張濺起的泥水就飛在臉上、身上。我們趕緊去捧、去捉,一次、二次,它最終落到了瓷盆里。有時候泥鰍很安靜,翻泥的過程未影響它睡覺,我們連泥帶泥鰍捧起,然后將泥鰍置于盆內。運氣好的時候,還會挖出一條大鱔魚,抵好幾條泥鰍呢!捉鱔魚是要掐的,中指一勾,食指和無名指一頂,就像一把老虎鉗,鱔魚就乖乖投降了。有時還會挖出一條脊背像刀一樣的泥鰍,叫刀鰍。刀鰍的刀背會刺手,我們會放棄它。若干年后,我在城市菜市場上發現有刀鰍賣,原來刀鰍也可以吃啊。不僅刀鰍可以吃,它還是一個特有的品種,名叫中華棘鰍。現在刀鰍已經不見了。

  挖泥鰍的感覺真好,既使“秋老虎”肆虐,但站在涼爽的泥水里感到愜意。稻田里的泥巴黃中泛黑,有一股騷泥巴味,我們習慣了這種氣味。翻動泥巴的聲音也好聽,有泥巴撕裂的聲音,還有水流嘩嘩的伴奏。不一會兒,我們就在美妙的鄉音中挖了半盆子泥鰍。

  收獲了半盆子泥鰍,我們早已成了泥人,除了兩只眼睛眨巴眨巴外,已分不清人形了。我們就脫個精光,這樣會惹上螞蟥,螞蟥是拉不掉的,用手一拍,螞蟥也怕痛呢,放棄了繼續吸血滾掉了。挖完泥鰍后我們就會在小堰塘里泅水,洗去泥巴,但身上也曬得黝黑黝黑了。

  如果說秋季的泥鰍靠挖,那春夏季挖泥鰍就是夾(音ga)火魚和下毫子了。  

夾火魚,只有我們家鄉才有的撈魚方法,夾火魚,實際上是打著火把撈魚。  

夏夜,青蛙鼓噪,螢蟲點點,秧苗青油,秧水盈盈。各種在水田里的蜉蝣,在秧苗里的飛蟲,都是晝伏夜出型。泥鰍、鱔魚也不例外,它們從泥土里鉆出來,匍匐在泥土表面,捕食一些水中的浮游生物,以及落入水中的飛蛾等。泥鰍、鱔魚在水中,本來也有一種偽裝色,但在我們夾火魚人的眼中,在清亮的秧水田里,泥鰍、鱔魚就顯得真切了。  

晚上,我們用堆漚曬干的葵花桿子做火把(葵花桿子耐燒),斜跨一只癟簍(扁狀魚簍),用糞筐、蝦撮子作為撈魚工具。看見泥鰍,眼睛一亮,就急不可待地下田去撈。一晚上,可以撈上半癟簍。這種辦法很原始,一是要下田,必須打濕腳。二是用糞筐、蝦撮子撮,不一定成功,剛一入水,狡猾的泥鰍就遛走了。后來有一種方法,人只需站在田埂上,就可以把泥鰍、鱔魚提起來,就是用一根竹桿,綁上縫被子的長鋼針,鋼針要10口,排成一排或者兩排,與竹桿垂直固定在前端,這樣就形成一個鋒利的針刺了。看準了泥鰍,猛的扎下去,迅速提起來,直接往癟簍里放。經過針刺的泥鰍鱔魚,最終也養不活。我一直認為,這種辦法不文明,甚至很殘酷,失去了夾火魚的真正意義。  

夾火魚,最怕蛇。田埂上也是蛇經常出沒的地方,蛇也在撲食青蛙呢。我們有時遇到一條水蛇,有時遇到一條刀背蛇,有時遇到一條土狗子蛇,看來它們都很友好,從不被傷害過。都是出來打夜食的嘛,互不傷害,用一根棍子,先打草,蛇就讓路了(成語叫打草驚蛇),蛇更怕人呢。我們防范的主要是土狗子蛇,學名腹蛇,劇毒,咬上了會有生命危險。水蛇、刀背蛇(烏梢蛇)是無毒蛇,也不會咬人。  

下毫子,就文明多了。實際上是用誘餌,把泥鰍鱔魚用籠子關起來。毫子就是牢籠。毫子是竹篾編制的,圓桶型,頂端圓口小,底部屁股大。織篾時,先從底部織起,織一個漏斗狀的入口,漏斗尾朝里,尾末篾片削尖,泥鰍、鱔魚易進不易出。有“鱔魚進毫子---只進不出”之說。泥鰍、鱔魚也是肉食性的,主要吃腐殖質、蚯蚓、蝦等。我們挖來蚯蚓、撈來河蝦、把螺螄肉挑出來作為誘餌,置于毫子內。下毫子時,毫子下端斜插入泥巴里,毫子頂端露出水面,圓口用稻草塞住,這樣既便于識別,又不至于泥鰍鱔魚跑掉。傍晚,我們挑一擔毫子,鄉間田埂上,顫顫悠悠,哼著小曲,走一走,停一停,把一只只毫子按照一定范圍下在秧田里,就萬事大吉了。第二天晨曦,開始收毫子。毫子一提,倒過來,稻草一拔,泥鰍、鱔魚就進了癟簍里。當然也有毫子沒有泥鰍鱔魚的,竹籃打水一場空了。后來,我經常琢磨為什么家鄉叫下毫子下泥鰍呢?下,就是下套,也有守株待兔之意。  

挖泥鰍、夾火魚、下毫子,原來都是多么準確的家鄉語言啊,伴隨著濃濃的泥土氣息!  

那個年代,從稻田里弄出來的泥鰍、鱔魚都是自食的。特別是來了客人,母親總要做一碗葷菜,以示好客。秋天,就挖泥鰍。春天,就下毫子。夏天,就夾火魚。那時沒有在市場上買魚一說,要吃,稻田里有呢,似乎稻田里的泥鰍、鱔魚作為副產品就是為我們準備著,挖不盡,吃不竭。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嘛!  

家鄉泥鰍、鱔魚的吃法也很具有悠長的鄉土味。泥鰍臘肉燉砵(火鍋)是常見的做法,用鹽菜、嫩南瓜絲做輔菜,加生姜、大蒜、紫蘇做佐料。老臘肉爆炒熬油,施以佐料提香,鹽菜進味,后加水,水至咆咆開時,下泥鰍,下嫩南瓜絲,鮮爽極了。這是千百年來傳承下來的泥鰍臘肉燉砵,百吃不厭。鱔魚片爆仔姜,加青椒絲、紅椒絲,伴隨著一股熱氣升騰,加上特有的鱔腥和沖鼻的辛辣,一上桌,就空碗了。  

這些吃法,現在城里也成網紅菜了。我每每看到餐館里泥鰍、鱔魚做成的精美菜肴,聞到香噴噴的鄉土味道,就想到了家鄉,想到了挖泥鰍,想到了母親。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上海愉游真人捕鱼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