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原創散文 >

米公祠里蘊墨香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19-10-23    作者:孫 俊

  米公祠,位于歷史文化名城襄陽市的漢江之濱,始建于元朝,擴建于明朝,是襄陽人為紀念北宋書法家、畫家米芾而建,是襄陽市標志性景觀和著名旅游景點之一,更是古城襄陽的一張城市名片。

  仲秋時節,金風送爽,天高云淡。我陪書友重游米公祠,希望更多地了解米芾和分享“米襄陽”的書法藝術。

  米公祠占地1.2萬多平方米,坐北朝南,有前后四進院落的建筑包圍在現代商都樊城鱗次櫛比的建筑群中。

  踏上十級臺階,穿過飛檐翹角的門樓,我們沿著米公祠的中軸線漫步而去,且走且看,邊看邊品。一進院有潔亭、“米氏故里”碑(沈鵬題)、“米家山水”碑(方毅題),庭院清靜幽深,臺廊榭錯落有致,銀杏巍峨參天。祠內主要由拜殿、寶晉齋、仰高堂等建筑以及新建的碑廊和東、西兩苑組成。這些建筑中仍保留著元磚、明代古樹以及清代建筑、石刻和康熙年間建造的45塊碑刻。拜殿、寶晉齋內懸掛的匾額、楹聯琳瑯滿目,“顛不可及”“妙不得筆”“與孟鹿門號兩襄陽書傳千古,共蘇黃蔡稱四巨子顛壓三人”等題詞,是后人對米芾書法及人物性格的高度評價。此外,米公祠還收藏了米芾部分書畫原著、論著及書法原帖,是國內收藏較為豐富的紀念性展館。

  祠內陳列著米芾最具代表性的兩幅作品的摹本《米點山水》和《研山銘》。米芾愛石成癡,得到靈璧石硯山后,“抱眠三日”,狂喜之極,即興揮毫,留下了傳世珍品《研山銘》。《研山銘》真跡現收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米公祠內的寶晉齋現存有其碑刻的拓片。

  據《米氏世系》碑記載,在元代至正年間之前就建有米家庵了。明代被毀,清代重修多次。清代光緒元年(1875年)曾修一次。民國時期,米芾27世孫米高秦千方百計保管米公祠中45塊石刻,使這批珍貴的文物幸免于戰亂,1949年后米高秦主動獻出石刻存放于此。新建的碑廊和東、西兩苑內鑲有米芾、黃庭堅、蔡襄、趙子昂等人的書法石刻100余件,石碑并肩而立,歷經風雨,跨越百年,珠璣滿壁,交相輝映,盡顯文化遺韻和歷史滄桑。米公祠作為全省重點文保護單位,它以豐富的歷史文化內涵享譽國內外,尤其在東南亞、日本等國較有影響,每年吸引眾多的游客前來尋訪。黨和國家領導人李先念、方毅、張愛萍、張廷發、楊靜仁等曾到米公祠參觀。許多黨政要員名人大家書界大腕為米公祠留下墨寶。米公祠可謂一座巨大的藝術寶庫。

  米芾人稱“米襄陽”。能詩文,擅書畫,精鑒別,史有“風檣陣馬,沉著痛快,當與鐘、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之美譽。相傳,米芾自小習染書畫,7歲開始學習書法,10歲寫碑刻,20歲開始步入官場。米芾習書,自稱“集古字”,臨周越、蘇軾字帖,雖有人以為笑柄,謂有李邕筆法,也有贊美說“天姿轅轢未須夸,集古終能自立家”。32歲,米芾在聽從蘇東坡學習晉書以前,主要受五位唐人包括顏真卿、歐陽詢、褚遂良、沈傳師、段季展的影響最深,達到亂真程度。米公接受蘇東坡學習東晉書法家寫法的建議后,搜訪到王羲之的《王略貼》、王獻之的《春秋貼》《十二月貼》如獲至寶,尤其是后來臨摹王羲之《蘭亭序》,使他的書法發生了根本性變化,進入了更高的境界。在他以后的作品中,魏晉南北朝唐代以前的書法技法意境都有傳承和發揚,其中《多景樓詩貼》《虹縣詩卷》《研山銘》最為著名,流傳甚廣。他還把他的書房改名為“寶晉齋”,所有心愛之物全部收藏于此,以至于后來到了安徽無為做官,也把書房叫做“寶晉齋”。而米芾與蘇東坡交情篤深,他倆一邊喝酒吃飯一邊揮毫寫字連兩個書童磨墨都跟不上的文人雅事至今讓人津津樂道。

  不僅如此,米芾“能畫枯木竹石,時出新意,又能畫山水,創為水墨云山墨戲,煙云掩映,平淡天真”,但留存下來的畫作不多,只能從其子米友仁的作品中想象他的繪畫風格和領略“米點山水”的遺風。

  “米顛”是米芾的雅號,一般人可能認為說他癲狂。其實,說他“顛”,一來說他是寫字與眾不同,瀟灑不凡,放蕩不羈的藝術家形象;二是為人坦蕩直率,神情曠達,寵辱不驚,反映出家鄉人和朋友故人對他的喜愛。他的書法藝術汲取了魏晉南北朝以來的精髓,是中國書法史上一個承先啟后的、繞不過去的關鍵人物。皇帝宋徽宗曾詢問書法,米芾自稱自己是“刷字”,明里自謙而實點到精要之處,“刷字”體現了他用筆迅疾而勁健,盡興盡勢盡力。他自詡為“襄陽漫士”,曾自作詩一首:“柴幾延毛子,明窗館墨卿,功名皆一戲,未覺負平生。”由此可見,米芾就是這樣一個把書畫藝術看得高于一切的恃才傲物之人。

  祠內亭臺榭廊掩映在綠樹叢中,竹風陣陣,游魚滿塘,鳥語花香。就連祠內開設的茶館也文縐縐的取名為“芾茶居”,人工噴泉“嘩——嘩”聲響使米公祠更顯得清幽靜謐。玩石頭的老板也來沾染米公祠的墨香在祠內開設起奇石館以“拜石堂”為名,店內店外房前屋后擺滿了各種奇石,前來觀賞把玩的絡繹不絕。

  在米公祠游覽,我們感覺到一磚一石,一草一木,無不浸染著濃烈的文化氣息和翰墨香味。俗話講,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有書家評價道,米芾字如其人有三大特點,變化、意緒參差錯落和節奏跌宕強烈。我對書畫獨有情鐘,對米芾及其書畫藝術頂禮膜拜,一有空閑就會造訪米公祠,往往流連忘返。

  作為米芾故里的襄陽,深受米芾書畫風格的影響,有著眾多的書畫愛好者。2011年6月,襄陽市榮獲“中國書法名城”稱號,成為湖北第一家、全國第九家書法名城,我想這與此不無關聯。襄陽市一直沿用并隨處可見的“襄陽”二字便選自米芾書法。

  眼看夕陽西下,我們仍意猶未盡,完全沉浸在米氏書法的字里行間,戀戀不舍地來到一路之隔的漢江邊。石堤下的漢江泛著粼粼波光靜靜地流淌著。向南遠眺,是峴山諸山淡淡的輪廓,如米芾筆下若隱若現的山色。回眸米公祠,只見在晚霞的映襯下,高聳的牌樓上文淵閣大學士單懋謙親題的“米公祠”三個大字依稀可見,仿佛那絲絲縷縷的墨香仍在古城上方縈繞。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16 027-68880679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 www.azszcx.icu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米公祠里蘊墨香

2019-10-23 00-00-00

  米公祠,位于歷史文化名城襄陽市的漢江之濱,始建于元朝,擴建于明朝,是襄陽人為紀念北宋書法家、畫家米芾而建,是襄陽市標志性景觀和著名旅游景點之一,更是古城襄陽的一張城市名片。

  仲秋時節,金風送爽,天高云淡。我陪書友重游米公祠,希望更多地了解米芾和分享“米襄陽”的書法藝術。

  米公祠占地1.2萬多平方米,坐北朝南,有前后四進院落的建筑包圍在現代商都樊城鱗次櫛比的建筑群中。

  踏上十級臺階,穿過飛檐翹角的門樓,我們沿著米公祠的中軸線漫步而去,且走且看,邊看邊品。一進院有潔亭、“米氏故里”碑(沈鵬題)、“米家山水”碑(方毅題),庭院清靜幽深,臺廊榭錯落有致,銀杏巍峨參天。祠內主要由拜殿、寶晉齋、仰高堂等建筑以及新建的碑廊和東、西兩苑組成。這些建筑中仍保留著元磚、明代古樹以及清代建筑、石刻和康熙年間建造的45塊碑刻。拜殿、寶晉齋內懸掛的匾額、楹聯琳瑯滿目,“顛不可及”“妙不得筆”“與孟鹿門號兩襄陽書傳千古,共蘇黃蔡稱四巨子顛壓三人”等題詞,是后人對米芾書法及人物性格的高度評價。此外,米公祠還收藏了米芾部分書畫原著、論著及書法原帖,是國內收藏較為豐富的紀念性展館。

  祠內陳列著米芾最具代表性的兩幅作品的摹本《米點山水》和《研山銘》。米芾愛石成癡,得到靈璧石硯山后,“抱眠三日”,狂喜之極,即興揮毫,留下了傳世珍品《研山銘》。《研山銘》真跡現收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米公祠內的寶晉齋現存有其碑刻的拓片。

  據《米氏世系》碑記載,在元代至正年間之前就建有米家庵了。明代被毀,清代重修多次。清代光緒元年(1875年)曾修一次。民國時期,米芾27世孫米高秦千方百計保管米公祠中45塊石刻,使這批珍貴的文物幸免于戰亂,1949年后米高秦主動獻出石刻存放于此。新建的碑廊和東、西兩苑內鑲有米芾、黃庭堅、蔡襄、趙子昂等人的書法石刻100余件,石碑并肩而立,歷經風雨,跨越百年,珠璣滿壁,交相輝映,盡顯文化遺韻和歷史滄桑。米公祠作為全省重點文保護單位,它以豐富的歷史文化內涵享譽國內外,尤其在東南亞、日本等國較有影響,每年吸引眾多的游客前來尋訪。黨和國家領導人李先念、方毅、張愛萍、張廷發、楊靜仁等曾到米公祠參觀。許多黨政要員名人大家書界大腕為米公祠留下墨寶。米公祠可謂一座巨大的藝術寶庫。

  米芾人稱“米襄陽”。能詩文,擅書畫,精鑒別,史有“風檣陣馬,沉著痛快,當與鐘、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之美譽。相傳,米芾自小習染書畫,7歲開始學習書法,10歲寫碑刻,20歲開始步入官場。米芾習書,自稱“集古字”,臨周越、蘇軾字帖,雖有人以為笑柄,謂有李邕筆法,也有贊美說“天姿轅轢未須夸,集古終能自立家”。32歲,米芾在聽從蘇東坡學習晉書以前,主要受五位唐人包括顏真卿、歐陽詢、褚遂良、沈傳師、段季展的影響最深,達到亂真程度。米公接受蘇東坡學習東晉書法家寫法的建議后,搜訪到王羲之的《王略貼》、王獻之的《春秋貼》《十二月貼》如獲至寶,尤其是后來臨摹王羲之《蘭亭序》,使他的書法發生了根本性變化,進入了更高的境界。在他以后的作品中,魏晉南北朝唐代以前的書法技法意境都有傳承和發揚,其中《多景樓詩貼》《虹縣詩卷》《研山銘》最為著名,流傳甚廣。他還把他的書房改名為“寶晉齋”,所有心愛之物全部收藏于此,以至于后來到了安徽無為做官,也把書房叫做“寶晉齋”。而米芾與蘇東坡交情篤深,他倆一邊喝酒吃飯一邊揮毫寫字連兩個書童磨墨都跟不上的文人雅事至今讓人津津樂道。

  不僅如此,米芾“能畫枯木竹石,時出新意,又能畫山水,創為水墨云山墨戲,煙云掩映,平淡天真”,但留存下來的畫作不多,只能從其子米友仁的作品中想象他的繪畫風格和領略“米點山水”的遺風。

  “米顛”是米芾的雅號,一般人可能認為說他癲狂。其實,說他“顛”,一來說他是寫字與眾不同,瀟灑不凡,放蕩不羈的藝術家形象;二是為人坦蕩直率,神情曠達,寵辱不驚,反映出家鄉人和朋友故人對他的喜愛。他的書法藝術汲取了魏晉南北朝以來的精髓,是中國書法史上一個承先啟后的、繞不過去的關鍵人物。皇帝宋徽宗曾詢問書法,米芾自稱自己是“刷字”,明里自謙而實點到精要之處,“刷字”體現了他用筆迅疾而勁健,盡興盡勢盡力。他自詡為“襄陽漫士”,曾自作詩一首:“柴幾延毛子,明窗館墨卿,功名皆一戲,未覺負平生。”由此可見,米芾就是這樣一個把書畫藝術看得高于一切的恃才傲物之人。

  祠內亭臺榭廊掩映在綠樹叢中,竹風陣陣,游魚滿塘,鳥語花香。就連祠內開設的茶館也文縐縐的取名為“芾茶居”,人工噴泉“嘩——嘩”聲響使米公祠更顯得清幽靜謐。玩石頭的老板也來沾染米公祠的墨香在祠內開設起奇石館以“拜石堂”為名,店內店外房前屋后擺滿了各種奇石,前來觀賞把玩的絡繹不絕。

  在米公祠游覽,我們感覺到一磚一石,一草一木,無不浸染著濃烈的文化氣息和翰墨香味。俗話講,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有書家評價道,米芾字如其人有三大特點,變化、意緒參差錯落和節奏跌宕強烈。我對書畫獨有情鐘,對米芾及其書畫藝術頂禮膜拜,一有空閑就會造訪米公祠,往往流連忘返。

  作為米芾故里的襄陽,深受米芾書畫風格的影響,有著眾多的書畫愛好者。2011年6月,襄陽市榮獲“中國書法名城”稱號,成為湖北第一家、全國第九家書法名城,我想這與此不無關聯。襄陽市一直沿用并隨處可見的“襄陽”二字便選自米芾書法。

  眼看夕陽西下,我們仍意猶未盡,完全沉浸在米氏書法的字里行間,戀戀不舍地來到一路之隔的漢江邊。石堤下的漢江泛著粼粼波光靜靜地流淌著。向南遠眺,是峴山諸山淡淡的輪廓,如米芾筆下若隱若現的山色。回眸米公祠,只見在晚霞的映襯下,高聳的牌樓上文淵閣大學士單懋謙親題的“米公祠”三個大字依稀可見,仿佛那絲絲縷縷的墨香仍在古城上方縈繞。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email protected]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上海愉游真人捕鱼比赛